<var id="dnaei"></var>

      <output id="dnaei"><legend id="dnaei"></legend></output>

    1. 一周聲音

      非正規就業使職業內涵更加豐富(等3則)

      一周聲音

      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教授、上海交大行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宏民:基于一致性評價基礎上的政府帶量采購,至少在短期內會成為一種常態模式

      基于一致性評價基礎上的政府帶量采購,至少在短期內會成為一種常態模式;而這種模式的推行,將徹底重構醫藥行業的生態環境和企業關系。對于整個醫藥行業來說,短期最大的問題在于醫保控費的解決,要讓老百姓吃到優質的藥又不用花太多的錢。而長期最大的問題則是要改善醫藥行業的市場結構,讓有競爭力的藥企擴大規模、降低成本,從而將資金投入研發創新,提升整體的研發能力。推行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其戰略意義是很明顯的,價值主要有三個:其一,通過一致性評價來整體提高國產仿制藥質量,使得國民獲得更高質量的藥品服務。其二,在考核過程中篩選制藥企業,淘汰一批制造質量低劣藥品的小藥廠,提高醫藥市場集中度,從而使未來的醫藥企業通過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提高研發能力。其三,改變目前國產仿制藥與外企原研藥同類產品卻實現“雙軌制”的不合理狀況,按照國際慣例讓優質的仿制藥與所謂“原研藥”同臺競爭,優勝劣汰。這次基于一致性評價前提下的政府帶量采購確實是從根本上解決當前醫藥行業困境的一項有效措施(騰訊網 2019.05.15)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朱寧教授: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不但正確而且必須

      “泡沫”的產生具有三個必要非充分條件,第一是極度寬松的流動性。第二是新技術的出現,如新的產品互聯網、新的地區、新的概念及新的商業模式。第三則是政府兜底,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是剛性泡沫?因為大家都認為有了擔保之后,自己去投資只會賺錢,而不會虧損。那這時最正確的做法就是借別人的錢給自己來賺錢,如果我知道一個投資項目一定會賺錢,一定盡可能的不花自己的錢,而是去借別人的錢。賺了大錢之后,把借別人的錢還了,剩下的所有利潤是我自己的。這也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么我們在過去五六年時間里,中國整個國家層面債務水平上升的速度如此之快。因為所有人都認為借了錢沒有還不起的風險,投資不會虧錢,虧錢有政府和其他機構替我兜底。所以,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很多人認為投資不用本錢,投資沒有風險,做壞事不會受到懲罰。有這樣的心態,加杠桿是最合理的選擇,加杠桿導致我們資產價格進一步上升。資產價格逐漸上升會吸引新的投資人進一步進入,進一步推高整個資產價格,最終形成泡沫,我們往往看到,很不幸,泡沫形成和界定之后是崩盤和漫長的調整。而看目前的A股市場,目前還沒有顯現出特別大的生機。從PE和PB估值水平來講,A股相比港股和美股仍然不算便宜。這是因為我們上市有限制,退市有限制,但資金創造和增長的速度卻沒有太多的限制。M2在過去16年增長16倍,這就導致目前的A股市場里,有太多的資金追求太少的資產。大家都愿意把錢投這里,最后看誰倒霉接那最后一棒。剛性泡沫不是中國特有的情況,也不是這一兩年特別出現的一個現象。隨著全球各國選民政治越來越短期化,我們會看到政府越來越多的利用自己的資源,希望在短期能夠熨平經濟周期,推動經濟增長。這種做法往往長期會導致資產價格有可能出現泡沫,導致債務問題有可能失控。那么如何改變這種狀況呢?不要對經濟增長的速度提出那么高的要求。之所以有債務、產能過剩、各種各樣問題,很大程度是因為我們當時對于經濟增長的速度太過于追逐、執著。這兩年中央提出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我個人覺得這不但是正確,而且是必須的。(MBA中國網 2019.05.18)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陳憲:非正規就業使職業內涵更加豐富

      何謂“零工經濟”?當下的解釋是由自由職業者構成的經濟領域,利用互聯網和移動技術快速匹配供需方,主要包括群體工作和經應用程序接洽的按需工作兩種形式。主體是“自由職業者”,也可以叫“自謀職業者”。他們不同于正規就業,是自我雇傭。在現實生活中,正規就業和自我雇傭的分野是,前者由所在組織購買社會保險,后者則由個人購買社會保險。同時,打零工也不同于創業,他們沒有雇工。通常在市場經濟的早期,自謀職業者比較多,因為產業發展水平低,提供不了那么多正規就業的崗位。現今,打零工在迅速增長,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其一,互聯網催生了零工經濟,提供了大量工作機會;其二,進入門檻低,其主要工作機會是,開滴滴、送快遞、送外賣、做代駕等;其三,工作時間自由,比較符合現在年輕人的訴求。那么,零工經濟在深化還是逆轉職業化呢?答案應該是深化了職業化,但需要加強職業化的一個基本要求—規范化和標準化。社會有了分工,包括內部分工和社會分工,就有了產生相應職業的可能性。但職業的形成還有一個決定性條件,那就是,從業者有自主選擇的權利,雇主也有自主選擇的權利,即雙向選擇的權利。計劃經濟時期存在分工,但不存在選擇,所以,職業與市場經濟相聯系。由于技術進步的作用,具體而言,就是互聯網平臺經濟模式的產生,給了從業者更多的選擇。所以,打零工,即非正規就業,使職業內涵更加豐富,職業化更加深化。(南風窗 2019.05.19)

       

       


      新聞中心
      手机黄片